麥當勞可能是我這種都市長大的傢伙再熟悉不過的東西。還記得很小的時候這種連鎖速食店剛剛登陸台灣,也曾經有很多不同的店家競爭;也曾經包裝成為了不起的美食。


隨著香雞城、頂呱呱、21世紀、溫蒂漢堡逐漸的退出主要市場,現在的美式速食市場似乎剩下麥當勞、肯德基以及現在似乎也不太常見的漢堡王(我還沒吃過溫蒂它就絕跡了)。而我想另外一種速食文化的挑戰也在逐漸佔有一席之地。比方說偏日式的摩斯漢堡以及(較為)大量青蔬的Subway;就我自己來說我喜歡摩斯和Subway已經遠勝麥當勞肯德基了。而從10多年前台北第一家麥當勞的高級食品之姿的風光滿面到現在曾經推出米飯餐點(對抗吉野家?)、妥協24小時營業、外送服務、學著摩斯搞米漢堡(但是不好吃)。即使是龍頭麥當勞一樣看來越來越慘澹。

也許是商品的生命週期逐漸的屆滿吧。從包裝為相對高價的美味食品到現在維持續存,大家偶爾沒東西吃的時候會去咬咬的食物。此一時也;彼一時也。不過說也奇怪,麥當勞這樣的東西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想說去吃一次看看。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時候印象上造成的制約。明明覺得並不好吃(差不多的金額不如去吃摩斯、Subway、全台都有的x媽臭臭鍋);明明每次吃過之後就不自覺的後悔,但是有時候就是會一時想不開去吃一次……然後吃完後悔自己愚蠢的舉措。

對了,一定要抱怨的,我超討厭薯條的啦(唯一吃的下的只有摩斯整塊馬鈴薯炸的薯條)!也不知道小時候怎麼能夠有吃完整包的能耐。記得又是好多年前,網路小說剛剛風行的時候有個當時一堆人都看過的作品「第一次親密接觸」就形容麥當勞的薯條好吃、香脆啥的。這描述真是太詭異了,我常常是看著吃不完的薯條發呆或是送給隔壁桌帶著小孩來吃麥當勞的家長請她們給小孩代替吃。另外,我真不知道是哪個人發明了麥當勞薯條的灑鹽器。不論薯條炸了多少,在櫃檯常常就看見麥當勞工作人員以ISO認證的標準動作刷刷的掰了灑鹽器兩下。看著滿是白色鹽巴結晶的薯條表面,這滋味該怎麼說勒…「灑鹽空中差可擬」?咿……話應該不是這樣說的。

話說這篇Blog文章都沒有圖片耶!當然沒有!我不要再去吃一次薯條了(怒)!乾乾、鹹鹹、癟癟……下次我在點這東西我就是白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izzt 的頭像
drizzt

JE SUIS ETRANGER...

drizz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