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持著愛鄉愛土(?)的情懷,雖然這個部落格主要展現的是我的模型,但是對於生活的周遭還需要虛一點政治性(for “the political”)的關懷。而這篇文章的討論對象就是「永和少年監……」,啊,我是說「永和國中」。



台北縣立永和國民監…我是說國中…。




永和國中是我曾經待過三年的地方(期滿出獄),同時也還是我現在常常經過的地方。和其他的國中相比,永和國中給我最強烈的印象就在於它真的很像是監獄。對比於一個馬路之隔的福和國中,永和國中高聳的「複合式圍牆」實在是令人耳目一新。




這是永和國中和福和國中接壤的力行體育館。圖片紅線左邊是福和國中,右邊是力行體育館。我還真好奇是永和國中的學生太壞了必須要隔離,還是福和國中的學生太惡劣了要隔離。




永和國中力行體育館有著超高的圍牆。我還真不懂圍牆作這麼高要幹麻。





我在這裡的服刑期間,我是個乖巧的受刑人。在當年多達6000多個學生而且一度都是男生的時代,那個光景可能不是現在男女正常合班/合校的大家所能想像。在那個環境中,打架以及打破玻璃等事情都是再平常不過的。而打破玻璃的速度似乎讓學校裝新玻璃的速度難以望其項背。打破一面玻璃大概要各把月才會有人來修。印象中曾經有段時間,我總是看著窗外另外一間教室有面破掉的玻璃是用藍色垃圾袋黏上去頂著的。隨著風就看著這面垃圾袋一鼓一鼓。

撇開學生之間濃到化不開的陽剛氣息,學校的管理也是非常硬的。我服刑期間的訓導主任(現在變成「典獄長」了)同學們都叫他「禿驢」(當時傳說他放學還被學生打了兩個黑眼圈)。我對於他最大的印象在於他總是戴著閃閃的墨鏡和長棍巡視校園,而且最喜歡在上課的時候用力的大聲廣播十足的擾亂上課。當時上國文課的時候班上的老師聽到這廣播還會白眼勒。我還記得有一回我在永和國中濕滑的廁所上廁所(地板很滑,水管還在凹陷處滲出尿水勒),就看著這位大家口中的禿驢先生走進來。我正好上完要離開廁所,就看他作勢要打我的樣子,語帶脅迫的口氣說著「你剛剛在這抽煙對不對!」。拜託,即使10多年後的我還是不抽煙的耶。我對於這樣的態度,相當不以為然。

還有一回,訓導處廣播著我的名字叫我快到訓導處報到,於是我很快的就過去了。我一進去,禮貌的說「報告,我是xxx(我的名字)」。當時廣播的是同學謠傳混過黑道的訓育組長(可以想像一下風格了)瞪著我,凶狠的問著「你刃不認識ooo(一個我沒聽過的名字)」。沒聽過,我當然說不知道。於是訓育組長開始威嚇我說啥不要嘴硬啦、有種作要有種承認啊,並且作勢要打我(你們都只會這招嗎)。就在我覺得我差不多要挨打的同時,門外突然有個人又喊了「報告,我是xxx(和我同名同姓)」。面前的訓育組長面無表情,然後就說「你可以回去了」。回想起來我還真想罵三字經,我是為啥要給你這樣恐嚇脅迫?又為什麼幾乎快要因此挨揍?

回到圍牆上,永和國中對於空間權力的掌握真的是偏執到一種我不太能理解的地步。也許沒有圍牆的校園依舊難以在現在的社會情況中達成,但是把原來正常的牆壁加高!不夠,再加高!甚至是以鐵條塞滿一般人也鑽不過去的孔洞,以及加裝帶刺的鐵絲網。我還真好奇永和國中的預算究竟是怎麼編列的,怎麼總是會有這麼多的錢來修築他的長城而隔壁的福和國中就沒有?




這是家長探監處,啊,我是說家長接送區旁邊的情況。一過了家長接送區就馬上立起高聳的鐵網。





瞧!這就是峰峰相連到天邊嗎?





另外也有加掛倒勾的防禦工事唷。





挖靠!真的有刺的鐵絲網耶!不知道永和國中翹課的學生是不是都功夫高強而需要這樣的防範方式。


 

對於永和國中的管理單位來說,圍牆高、有倒勾或是鐵絲網,不夠!還必須要帶花樣!
 



倒勾已經舊了、鏽了,永和國中的管理者當然不能夠坐視!當然要加工製造更高更威更有殺傷力的直刺圍牆!





光是直刺圍牆太單調了,永和國中還有倒勾加鐵絲網唷!而鐵絲網上面勾破的布條更是可以顯示出這面鐵絲網確實有實際的殺傷力。





建築和圍牆之間已經塞到幾乎沒有空間了。但是瘦小的同學還是可能爬出來(?),於是嚴格控管精準教學的永和國中當然不能夠放過這個小漏洞。以鐵條釘死之後,就算你有縮骨功一樣逃不出來。





我對於這種不斷追求空間控制的管理方式相當不以為然,在我看來他只顯示出管理者的家父長心態以及對於學生的不信任。雖然這些往往以美其名的口吻辯解為為了保障學生安全,但是我不得不質疑這些保護拘束是否過了頭、失了當?


創作者介紹

JE SUIS ETRANGER...

driz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大俠王叮噹
  • 以前就有鐵絲網了嗎...我怎麼沒印象
    難道是後來軍事預算下來之後加裝的....
  • 鐵絲網啊... 我不太清楚耶 XD

    不過由外型來看, 鐵絲網有分為較新的、較舊的還有加以修補的。研判應該有分為三個時期分別加上去的吧。

    drizzt 於 2008/01/28 22:00 回覆

  • 大俠王叮噹
  • 也就是說他們是持續的有編列國防預算的
  • darkbing
  • 現在的學校不是都被強迫拆掉圍牆嗎?
  • 我不清楚耶. 我看他礙眼很久了, 但是也沒人去拆了他. 一般人我想可能也不那麼在乎這擋事情; 同時我想我也不太可能對於有理想性的社會工作者期待太多(他們已經很辛苦了). 而對於很多糟糕透頂的保守人士, 特別是哪些自詡為"社會賢達"啦, "社會精英"啦等等自以為高人一等的人士, 對他們來說大概越高的圍牆越好; 刑罰越殘酷越好; 社會監控越嚴密越好...

    drizzt 於 2008/04/16 21:49 回覆

  • 小唐
  • 禿驢...

    哈哈,禿驢放學被高年級蓋布袋,隔天升旗頭上一條ok繃,這件是我大概永遠忘不了的爽快,看來版主應該也知道這件事...XD
  • 我一開始我還不知道這件事情呢!當時只覺得禿驢超級煩,我天天要考試啥的,只要不吵我就好。是後來同學跟我說才知道的。不過後來好像聽說他轉性了變成學生愛戴的好師長... 這點讓我非常訝異...

    drizzt 於 2008/10/27 00:42 回覆

  • 路人
  • 只是路過看到
    板主你的時代感覺很遙遠欸
    現在很平和阿XDD
    反正沒有想要越牆
    就不會覺得那個有什麼差別
    感覺你國中好像留下很大的陰影-....-
    (目前永中國三生)
  • 遲了幾天回,不知道您還會不會看到我的回文。是的,我和你的時代相距應該超過15年吧。很高興現在的你可以身在一個和平的永和國中,而不是那個只會拼升學率但是一堆問題一堆暴力(校方也很暴力)的永和國中。陰影應該是不至於,但是許多日後對於社會養成性格(特別是對於性/別中的男性特質)的批判以及反省都多少來自於我國中的感受。


    最後我想要說的是,不是不會想越過那道牆那道牆的空間意義就可以不論的(我國中的時候當然也沒有翻過牆,我當時可是個超級乖寶寶)。正如同不能容忍"偷東西就砍頭"的嚴刑峻法一般,不是因為我不偷東西我就應該漠視之的。挑戰不合理以及保有抗議的精神,才有可能讓這個環境進步。

    drizzt 於 2008/11/05 23:3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