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滿貫賽事之一的澳洲網球公開賽打的正熱烈。台灣的女子選手也空前的打入16強。不過我不太看網球,我都是「看別人看網球」。

拜我喜歡看網球比賽的老爸和老弟所賜,讓我這個從小不喜歡任何體育活動的傢伙竟然很清楚網球的規則而且也認識很多重點球星。想起來,似乎沒有其他運動的比賽規則我真的這麼清楚。只不過我自己也不熱衷於看這些滿貫賽事,多半的時候我都是「看別人看網球居多」。唯一一場我覺得很熱血的是好幾年前伊凡尼塞維奇首次拿下溫布頓滿貫賽冠軍的那場。

看別人看網球,對我來說是有趣的。不過有趣,並不代表說都是好經驗或是帶給我舒服的感受就是了。

我弟和我爸好像看了10多年的網球賽轉播了。我對於看別人看網球最早的經驗也是從這裡出發。雖然沒有電視電影上哪種看美式足球或是足球的狂熱表現,但是我弟和我爸是真的會在球賽精采的時候歡呼的人(不過還算含蓄)。

而我弟除了看電視上轉播的比賽之外,還會在網路上抓網球比賽的影片再看。甚至有些影片他已經可以一邊看一邊跟我說,等一下下一球下兩球的結果。我只覺得,哇靠,你都背起來了還繼續看!我家的電腦的硬碟中就這樣存放著好幾G容量的網球影片。

我對於「看別人看網球」的經驗就這樣持續了好多年。直到後來我大學時碰到我某個國中同學後,讓我震撼不已。我和我的國中同學們幾乎都沒有聯絡了,而這個同學也是後來忘記怎麼而碰上的。這個同學在我國中時期給我的印象是個超級乖乖牌。其溫良恭儉讓的程度大概就和監獄兔的綠兔一樣吧!

也不知道當時是怎麼聊到網球的,我問「啊,你看網球啊?」。這是我第一次知道除了家人外還有人好像很熱衷於網球賽的,這讓我非常好奇。不過講講,他馬上就嚴正(這個嚴正的感覺好像回到了國中時代)的補充道:「我是只看女網賽的!」。這個補充說明讓我非常疑惑,看男網又有什麼關係?我爹和我弟也是都看的啊,我不覺得會怎樣啊。他強調他看網球就是要看女子選手的身材之類的(我是覺得打網球的球星好像身材都非常勻稱,不分男女)。我不太能接受他的說法,於是說了幾句看男子選手的也不錯啊,很多男子選手也都打的很棒啊。後來就講到同志議題上去了。

他又再度嚴正起來,宣告說他絕對不是同志!而且討厭同志!我問,「可是你唸成功啊,都是男生,總會有些同志同學吧」。他嚴肅的說:「至少我們班上沒有!如果有,我們一定會痛毆他!」。除了震撼,我已經不知道能說什麼了。總覺得鯨豚義工和這樣的強烈恐同不該出現在同個人格身上。

這是多年前很短暫的對話,但是印象一直到現在都還很深刻。

另外,我大學班上有個同學。她的鉛筆盒相當特別,是哪種很傳統的扁平鐵盒。因為看來已經使用了非常非常久,所以上面很多的花色都早已經磨損難辨了。而和網球有關係的是,哇,上面貼滿了好多當代網壇傳奇山普拉斯(上任男子球王)的照片!我覺得那個樣子實在蠻可愛的!相較於上個經驗給我的感覺,舒服多了。不知道現在那個鉛筆盒怎樣了。 O.o"

身邊喜歡網球的人比例上並不多,當然,可能是因為我自己不熱衷於體育活動所以不會和別人聊到這個(不熱衷到連灌籃高手漫畫都沒看過)。其他最後看別人看網球的經驗大概都來自於網際網路,然而,這些來自於網路上的經驗我不得不說大多都「頗為惡劣」。

我最想抱不平的是黑人女子球手威廉斯姊妹。「她們根本是男的吧」、「她們應該去打男子賽事」、「兩隻黑猩猩」等等的評論每次看到每次就覺得鄉民們的水準低落。我不知道外國風氣會不會比較好,但是以台灣的網路生態來說,這種以外型與種族而否定一個人的成就還是很普遍的。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是:「都是當時這對黑猩猩壓著辛吉斯打,害她拼命重量訓練,最後變成金剛芭比了」。



也許網路的匿名性可以帶來很強的攻擊性啦。就像我昨天在我高中同學家看到Nico Video上涼宮春日配音員的歌唱影像,上面留滿了攻擊性的文字訊息:「醜的像牛」、「怎麼不去當AV女優」、「侵犯」或是之類的語句。明顯到連我這個不懂日文只會看漢字猜意思的人都看的出來攻擊性畢露。「沒錯,你說對了,翻譯成中文的話都是很不堪入目的文字」,我同學這樣告訴我。我只能說,這樣看了真的非常令我不舒服。

創作者介紹

JE SUIS ETRANGER...

driz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