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農曆年假期中,我走了一趟動物園。本來我並不是想特別去動物園看看,而是想出去走走(總比假期在家發霉好);去搭看看從沒搭過的纜車(很笨,人就住在台北還竟然跑去過年和人排隊)。但是因為要搭乘纜車的人實在太多了,當場就令我們一行人暫且做罷轉進動物園。


在這回進入動物園之前,在我記憶中,我應該已經十年以上不曾去過台北的動物園了。也許是已經年紀大了;也或許是大學之後耳濡目染覺得籠中的動物都蠻可憐的等等因素,所以我沒再度主動去動物園了。直到當天。


其實動物園還是有種親切感啦。畢竟我小時候似乎是常常去圓山和木柵的動物園的。我這回去動物園的那天戶外飄著絲絲的小雨。這絲絲的小雨很討厭,撐傘嫌麻煩;撐了也擋不太住,配合當時偏低的氣溫還真是令人發冷。自然地,很多的動物也就蜷曲在展示空間的小角落「避不見面」。不過有隻花豹例外,牠也不避雨也不躲進洞中,就這樣在惱人的小雨和溫度下蜷曲成為球狀。單獨的在地面上很明顯的顫抖。


我拿起相機,對著這隻表現與其他動物不同的小花豹,留下影像。








而昨天,我在電視上看到了一則新聞,令我不得不想起這隻小花豹。當晚我在網路上稍微找了一下這則新聞的網路版本,節錄標題和開頭如下:



"凍抹條"!5象龜.1頭豹凍死 

強烈冷氣團來襲,昨晚最低溫出現在淡水,只有9。6度,不要說一般的民眾受不了,就連動物園里的動物都已經冷到"凍別條",台北市立動物園就凍死了五隻象龜和一頭豹...




我只能希望這隻凍死的豹並不是當天,我看到的那頭瑟縮於地板上全身顫抖的那隻小花豹。希望牠現在慵懶的躺在保暖燈下,別再劇烈顫抖了。不論是感覺到自己的無情或是解釋為「旁觀者效應」,又或者是想到動物園是否應該存在的課題... 我想,我應該又會好長一段時間不主動進入動物園了吧。



對了,順道一提,小時候總會去看的大象「林旺」。還是給我看到了,只不過這次是以標本的形式。從園區看板的描述方式,我不覺得牠是參加抗戰的偉大動物,只覺得牠是一路被人類(戰爭)決定命運的一頭亞洲象而已。



我覺得非常非常無聊的「性/別」堅持。塑造出來感覺親暱的「林旺爺爺」諷刺的不過是個誤傳,甚者只是人類性/別刻板印象下的產品。



driz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