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更新了,隨便寫一段心得文字吧。

從我的朋友那邊看到一封電子郵件,該篇文章解釋說為什麼現在會爆發所謂的金融海嘯。當然,所謂的泡沫經濟這個詞彙又被搬出來作為解釋了。

並也不是說這樣的說法錯誤,也不是說這樣的說法讓我超乎想像。在我看來這樣的解釋本來就是正確而且合乎預期的,甚至也其實不難想到(至少我也是這麼想的)。問題在於,我認為還有很多重要的面向尚未說完,一些關於我們生活的現實和醜惡,它還沒陳述完畢。

真的是泡沫經濟嗎?這個修辭是否正確呢?或許也沒錯啦,但是在我看來,人類社會百年來的經濟完全就通通都是泡沫。資本主義本來就是這樣,唯有靠著不斷的(過度)消費(或者該說是浪費)以及金錢在流動時以乘數比率不斷放大來活絡所謂的市場。
我有時候會想,電視或是媒體上大家不斷撻伐的過度消費(的年輕人?)或許是這個體制下我們最該感謝的人。因為這些人用力拼命的消費,不斷地透過預支明天的生活或是更恐怖地透支人生才讓我們可以繼續把這個其實有可能內爆、有機會出包全倒的資本主義經濟系統支撐地更穩固。

但是即使如此,對於享受他人消費/浪費帶來好處的我們也不用太高興。這些所謂過度消費的人如果說是透支了他們的人生,那麼,我們也不過只是透支了我們未來世代的人生而已。最古典的自由主義者在論到財富時,曾有幾句好玩的界定。這包括了,「只要我們有施加勞力,那這個東西可以從自然變為我們的財富」,以及「在我取走資源後,只要還留下一樣多且一樣好的同資源,那這個佔有就是正當的」。這裡姑且不論這樣的的論述推演起來是否夠正當,但是即時在這樣對於佔有與財富正當性如此寬鬆的界定下我相信現代人都是不及格的。人類欠這個世界的總是要歸還的,或許也不用等到下個世代了。

與其說這幾年的經濟現象是泡沫,我覺得整個資本主義體系自始自終都是泡沫。只是這些讓我們很享受的泡泡會不會爆炸會不會哪天玩過頭往後倒退;會不會在搞不下去的時候又來幾場死一票人的戰爭而已。資本主義確實給了人類超過兩百年的美好物質歲月,但是這樣的美好大概和濫用藥物一樣。用了爽就繼續用,還且國家、社會、媒體和文化層面上還會不斷的教育我們「快拉哈兩口資本主義吧」。或許我們現在每生產一塊錢的價值,未來會需要超過百倍千倍來償還,但是人類應該已經中毒太深了。

在我看來,台灣是一個非常非常右派,也非常非常資本主義的國家。我們有很多問題,但是最重大的在於我們總是把這些問題當作理所當然且從不思考這些面向的正當性。當我們不思考,當我們不在乎對錯,只在乎是否有利可圖時,我們就不可能進步。

driz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